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学院新闻
  • 古为今用,字由心生——高级工艺美术师李明君教授访谈

  • 发布时间:2017-08-21浏览:
  • 李明君,高级工艺美术师,三亚学院艺术学院副教授。曾师从考古和书法大家徐祖蕃先生。1972年起从事装潢设计、书籍装帧与字体艺术设计的教学工作。致力于艺术史论的研究,注重将古代文献、现代考古、文物研究与古文字学成果相结合,首倡中国古代装饰文字的系统研究,并着力于历代书籍装帧艺术的系统研究。先后出版专著《中国美术字史图说》、《历代文物装饰文字图鉴》、《历代书籍装帧艺术》和《成语中的古代书籍装帧》等。先后受聘于兰州商学院、兰州交通大学、甘肃联合大学等高校,讲授书法、字体设计、版式设计、书籍装帧、印刷工艺等课程。2010年,任教于三亚学院艺术学院。

    我是2010年8月份来到三亚学院的,转眼间都六七年了,感觉过的非常快。在三亚学院工作和生活的这几年,是我非常充实和愉悦的几年,我是接近离休的年龄来到这里的,首先是被三亚宜人的气候和干净的空气所吸引,更重要的是对三亚学院自由和开放的学术氛围和办学理念非常认同,在这里我能继续研究我所喜欢的工作,每天能和这么多好学上进的年轻老师们以及充满活力和朝气的同学们相处,自己也觉得年轻了不少。

    汉字从近代以来也是经历了由繁到简的过程,如何看待简体字与繁体字?现在又有声音在说要复兴繁体字,很多国内设计师也开始尝试使用繁体字,但也有很多人拒绝使用,我觉得,简体字是一个可行的方向。虽然人们会恋旧,会抱住老祖宗的东西不放,这很自然。但是,在社会发展的进程中,有很多东西是需要改变的。我是赞成简体字的推行的。但应该注意,在行动前应该考虑周全。记得在二十多年前,中国大陆试着开始推行新一轮的简体字,但马上发现有台湾、香港的问题,有海外华人的问题,结果就搁浅了。这是我们推行过程中遇到的,并且没有解决的问题。如果是面对国际,或者是考虑到海外华人的需求时,可以使用繁体字。

    中国传统书籍生产曾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在中国传统书籍上,我们有很好的一笔遗产。这笔遗产如何被我们发展与利用,是很值得研究的问题。无论是版式、应用方式等,都有很好的东西值得我们研究学习。

    对今天来说,“传统”是一个经常被提到的词,而我在很多场合下更喜欢用“中国精神”或是“东方精神”来代替。“传统”容易被理解为过去的东西,而在很大的层面上,人们谈到的“传统”在真正的意义上是精神性的东西,“精神”是随着时代不断发展的。应该是真正“精髓”的东西,不是过去的、陈旧的,而是一直发展的、完善的。

    传统书籍有一定的形式,我们能够找到传统中的精髓。它的特点是什么?它的价值何在?对我们今天的设计有什么可借鉴的?这是我们需要研究的问题。研究过去的东西,关键是对今天有所启示。所以,在这类问题上,我一直强调着眼“当代”的问题。“当代”是与今天的人的需求、今天的审美理念息息相关的,这才是重要的问题。去寻找传统的源泉的同时,要意识到我们生活在21世纪,我们在做为21世纪的人服务的东西,这是我们应该有的一个理念、一种姿态。

    竖排形式是我们悠久的文化,它与横排形式一直是并存的。我们从来没有反对过它。只是长期以来,在书籍等方面横排应用得比较广,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或规范。

    总的说来,就是要把好的东西传承下来,并且用今天的语言去诠释,这是最重要的。

    想要提高目前的汉字版式设计水平,设计者应该从哪些方面来学习?在教育方面应该如何来做?我觉得一是了解世界潮流,了解当代设计在全球境域下的规则,了解字体设计这些年来的发展与演变历程,这是涉及到设计理念的问题。另一方面,要从我们的传统中去梳理,真正取到精神性的好东西加以学习,从而来面对今天的设计,面对今天的教学。这种努力,应该从设计师做起,从教师做起,这样才有可能改变一些状况。如果教师都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教师的理念都是后置的,这一问题将很难解决。

    现在的教学是受时间限制的教学,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应该在有限的时间里解决最重要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清楚,在既定的时间里应该选择什么?放弃什么?我们的教学应该在有限的时间内达到最有效的效果。因此,在众多的与字体设计相关的东西中,有一些对于我们今天的需求来说可能就不是最重要的。拿字体教学来说,可以从三个方面来梳理:“练字”、“造字”、“用字”。“练字”是指对文字结构的了解与书写能力的培养。中国传统教学中的“美术字”课,就有不少这种类型的训练,我就是这样经历过来的。“造字”是指对文字形态的创造能力的训练。一方面是“体”的创造,另一方面是单个或者几个组合文字的创造(比如标志,刊头等)。“用字”是对文字的实际应用能力的训练。在以前的教学中,我们主要的任务是“练字”与“造字”。但今天的字体教学,随着时代与工具的变化,教学的目的已经不能与以前同日而语了。学习的重点更多的应该往“用字”与“造字”倾斜。时代不同了,“练字”必须退到后排,“造字”应该把重点放在解决几个组合文字的创造上,而“创造字体”的训练,由于授课时间的问题,我觉得不应该是今天的重点。。“用字”应该是今天的教学很重要的部分。如何把字用好,有很大的学问。

    图为李明君教授与青年教师们一起研讨


    ※李明君教授著作一览:

    ● 1997年,专著《中国美术字史图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

    ● 2001年,专著《历代文物装饰文字图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

    ● 2009年,专著《历代书籍装帧艺术》,文物出版社出版发行。

    ● 2014年,专著《成语中的古代书籍装帧》,兰州大学出版社出版。

    ● 2015年,主编《近代名家散佚学术著作丛刊.语言文献》17册,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其中,2009年,专著《历代书籍装帧艺术》获第25届全国优秀古籍图书奖二等奖、甘肃省第12届社科优秀成果奖三等奖。